在SNS的大潮中打个盹

Category : Blog, 杂念
Date : June 2, 2013

前段时间看到在36氪上看到篇文章,大致意思是说第三代的博客平台是传统文字媒介的回归。也是时候了。twitter和微博,fb和人人这样的sns平台虽然席卷了互联网甚至传统媒体,其结果就是大帮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写长文章了。我当时天真的以为140个字的限定会让大家发展出超人般的总结能力,结果却是大家干脆说什么都只说一半。想象你在街上看到俩人如此吵架你会是什么想法:

“你……你,你生孩子没……!”

“没!”

“……没说完呢我……”

“啥?”

真可惜你在微博上没法把拳头伸出对方的屏幕然后狠狠来一拳。

总之我就是想说我还是决定开始继续写博客了。

大前天应邀去了Downtown附近一个高中参加10年级学生(国内高一)摄影课的final presentation。满满一屋子正装打扮的高中生挨个上台展示他们的期末摄影项目。邀请我的老师给我大致的介绍了一下这个项目的背景信息:作为这一个学期的摄影课的期末项目,学生们被要求选择一个在生命中经历了种种挫折但依然没有放弃的人作为采访对象。作业的内容是调研,采访和拍摄。最后出来的结果是伴随着一组照片的报告。暂且不说照片拍的如何,一个个的故事确实非常引人入胜。一个女孩的采访对象是一位中年拉美裔的阿姨。这个阿姨原本在南美的一个国家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丈夫,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很多年前她的丈夫被人谋杀,家中的生计和儿女的安危成了很大的问题。于是这个阿姨通过工作存下了2000美金,支付给了一个蛇头,把她自己和女儿偷渡到了美国。阿姨把她的儿子留在了南美,因为钱实在不够。来美国9个月后这位阿姨找到了一份保姆的工作,她很忠诚的为这个美国家庭做了10多年,只为终有一天可以把她的儿子也接到美国来。然而在他9岁的时候,阿姨在南美的儿子加入了南美洲最大的黑社会组织。而在阿姨还未来得及把他的儿子带到美国来之前,她的儿子就被抓进了监狱。这个10年级小女孩为这个阿姨拍的照片全部是阿姨的工作照。从头到尾,将近20多张照片,阿姨要么在刷浴缸,要么就在擦桌子,吸尘,或者修剪草坪。最后,这个10年级的小女孩告诉我们,这个阿姨说她现在只能继续拼命的工作,盼望着终究能有一天他们一家人可以在美国团聚。

最后一个上台做报告的是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没有带来任何的照片;手里攥着一张几乎没有内容的稿子;坚定的拒绝使用麦克风。在场的任何成年人都明白,这孩子估计什么都没有准备。果不其然,小孩吭坑巴巴的说了几句就说不下去了。在场将近40多号人盯着他看显然只是加剧了他的不安。小男孩捂着脸想要继续下去,但就是没法组织出一个完整的句子。这时候坐在我旁边的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站起来走到了男孩旁边。中年男人很温柔的把胳膊搭在小男孩肩膀上,告诉他不要紧张。中年男人对小男孩说:“想象我是你朋友,你就像和朋友交谈一样告诉我你的故事。我会一直站在你旁边帮助你的。” 这时候台下其他的10年级同学开始为小男孩鼓掌,加油。小男孩虽然还是紧张,但慢慢的还是开始讲述他的故事。每当小男孩卡住的时候,中年男人就会通过提问,或是补充,尝试鼓励小男孩继续去把故事讲完。大概10分钟后,小男孩成功的讲完了一个完整的故事。然而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所有的报告完成之后我在和那个中年男人聊天。这时候那个小男孩默默的走到中年男人身后,很礼貌的等我们完成对话。“我只是想过来说声谢谢,非常感谢今天你能来帮助我。”小男孩对中年男人说。握手,拥抱,就像老朋友一样。

今天就讲两个故事。

@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