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一只梨

Category : Blog
Date : November 1, 2017

在职交互设计师和摄影师。毕业于 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 本科(摄影)和研究院(媒体设计)。现在就职于Amazon,担任Amazon电子产品部门的交互设计师。当下着重参与到以电视为中心的家庭娱乐产品的设计。在未来数年内,希望可以参与到旅游和航天相关的项目中去。梦想之一是在有生之年可以从太空看看地球。

我本科念的是摄影,真正接触设计是研究生的时候。转专业的原因是在念研究院之前,我旁听了三年我曾经的女朋友,现在的妻子的产品设计课程。用户调研,市场分析和各种五花八门的Venn diagram让我多多少少对设计方法的基本原则有了一定了解。这些原则和方法都是帮助你能准确的把抽象和复杂的问题,划分成相对简单,可执行的项目的工具。对于一个生活在主观的,感性的世界的摄影系学生,这些客观的方法论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在那会儿,理性的思维方式对我有着莫大的吸引力,这一点让我慢慢的开始有了转行的念头。

美国大多数的设计学校会把技能培训的课程安排到本科,进而着重在研究院为学生提供诸多的理论框架,目的是帮助你建立属于你自己的思考问题的方法。而我在研究院之前没有接触过系统的设计训练,所以我一直觉得念设计专业的没有优势,但后来发现,在同班同学里面,其实只有很少一部分是来自于设计背景的。(再讲讲背景多样化对设计的优势吧?)

我念的专业叫做Media Design Practice(简称MDP)。研究院的三年里我不止一次的担心毕业后是否可以找到工作。由于大家来自不同的背景,项目的过程中会有很多天马行空的构思和实验性质的探索,然而作品最后的完成程度却不是最重要的考量。习惯于在学校看到完成度极高的自带光圈的作品,我时不时的都会在看到自己和同学的作品的时候产生“我真的还在念设计专业吗”的错觉。比方说下面这个项目:


“还是用点不同颜色的胶带吧!” 现在回想起来,这可能是我们做的最重大的对项目完成度的考量了。纸板也是从垃圾堆里找来循环利用的。

这是我个人最喜欢的一个项目之一。我们组的课题是,如何尽可能多的去改变人们每天的既定行为。我们只有3天的时间去准备,制作,然后给全班人展示最终结果。喜欢的原因?别的组最多让人停下来笑了笑,我们的垃圾箱盒子让人跳起来了。

热学里面有个定理,叫能量守恒定理。记得初中那会学到这一块的时候我特沮丧,因为这条定理从根本上告诉我们无中生有是不可能的。但现实是石油可以变成塑料,玉米可以变成糖浆,猪肉可以变成饺子。这些活生生和香喷喷的例子告诉我这个世界上总还是有人对无中生有抱着侥幸心理。我觉得设计师们很取巧的把自己放在了一个可以用最少的资源去最大化影响力的角色上,或者在这个例子里,用最偷懒的方式让不知情的路人消耗了最大的卡路里,至少我觉得这是朝着无中生有的方向又迈出了一步。

在我毕业旅行期间,接到了 Amazon 邀请面试的电话,尔后顺利进入了Amazon的硬件部门,正儿八经的成为了UX设计师。我也谈一谈工作两年来的感想吧。电子产品的交互设计是一个很拼细节的活,设计=解决问题这个命题在工作中处处都有体现,而大部分我们在学校学到的设计方法都成为了帮助我解决问题的工具。

然而与学校的项目相比,工作中解决问题的方法显得无比实际但又充满危险。因为很快你就会发现这些工具都是为了企业降低风险设计的,从而不可避免的让设计这个本质上被创意推动的行业变得越来越模式化。一个简单的例子叫Designing by committee,即所有人的意见都会被同等的考量到设计过程中。这当中包括你的领导,销售,市场,测试用户和邻居老王。仔细想想,如果设计师的工作仅仅存在于收集意见然后把这些意见平均化,那我们还是在做一个创意行业吗?坦然的说,这是我这些年仍然在探索的问题。

相比于其他行业,设计师是最善于把天马行空的想法付诸于实践的一个群体。从抽象的想法到可触摸的东西,我们总是可以找到最短的路线。MDP的导师们希望学生们与其把这些能力用来解决问题,不如尝试用这些能力来提出新的问题,让设计师们从一个被动的服务型角色转型为主动的创意型角色。也许你提出的问题不切实际,甚至单纯可笑,但你却在努力的跳出种种的思维定式进而为大家提供全新的看待问题的角度。因为在很多时候正确的问题比正确的答案更加重要。

 


Statement of Practice

Category : Blog, MDP, Thesis
Date : February 11, 2015

I am interested in speculating the strange, jarring, extreme and sometimes quirky experiences that we may encounter while interacting with technologies. An designed object, or an experience, often comes with a set of expectations or some intended/suggested behaviors. Designers usually are not given the luxury to investigated the unintended outcome of the designed object. However, it is often the unintended usage, or the unexpected results that reveal how we are adapting, in the most humanly possible ways. My research are usually structured around the history, more specifically the progressio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subject matter. How does a piece of technology evolve as the political or cultural context change? What changes are we making to a piece of technology so that it will adapt to the current context? How do we affect, or being affected by the progression of this piece of technology?

The subject of emotion has alway been there at the center of my speculations. I am often more attracted to the emotional impact of the interaction rather than the goal/outcome of that interaction; therefore it is often helpful to use storytelling methods like film or live actions to engage the audience and ask the question, “how do you feel about this particular scenario?” In this case, the interaction that I am investigating usually becomes props. The props are “hidden”, they are only there to facilitate the narrative while the story itself takes on a more prominent role. Framing the design speculation within a narrative structure brings flexibility to the presentation. An calculated amount of drama is often included to help the audience understand the context while keeping them emotionally engaged.


Draft: Statement of practice

Category : Blog, MDP, Thesis
Date : September 25, 2014

To put things in perpective, I design for space (as in not earth), and I present my work in the medium of videos.

The realization of the fact that human activities in space is no longer science fiction brings up many interesting design questions. What would the waiting loundge of a space-port look like? Do we need visa to visit a space station? How about a lake house on the moon? By using established methords and processes from interaction design, industrial design, protocol design, etc., I want to make objects or design services under the context of space. Imagining a future where space exploration goes beyond the means of scentific research or national defense needs; problems and issues that we encounter every single day on earth will be present, in different forms, in space as well. By designing and constructing these artifects that we might encounter in the future, I am also creating a opptunieties for the discussion of these critical questions.

Using narratives to structure my argument has been very helpful in my previous projects. Presenting my work in a linear format allows me to construct a complete argument while the plot keeps everyone focused on the screen. A narrative structure is also very relevant when the subject has already been associated with the film industry for a long time. Although my focus is not to make feature films out of my design explorations, the balance between the amount of drama and the amount of logic will make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a hollywood block buster and a critical design project. 

In conclusion, my practice will be focused on using narrative structures to construct and present different future scenarios of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uman and space.

detail, positions, methodology, examples
what kind of narrative? genre of film? what types of narratives? short video…

what is the designer’s position? 


coming to school

Category : Blog, MDP, Thesis
Date : September 24, 2014

Thursday morning. Leaving home early, compare to my regular routine, to start school. Route was the same as always, hadn’t changed for 3 years. Traffic was relatively light with one exception at the first intersection where left turn vehicle was backed up due to large amount of incoming traffic. I had to avoid the line by pulling into the Chase bank parking lot then merge onto the perpendicular road. The Light was different, or is just probably me not getting used the morning sun. Air was cooler than yesterday. Music was different since my recent sofeware updated ruined my regular music app which forced me to listen to the only available song on my phone, some new U2 album. Everything felt manmade, except for the harsh southern california sun.  


“这种猴子绝对不出轨”

Category : Blog, 杂念
Date : March 21, 2014

果壳网上有一篇文章叫“这种猴子绝对不出轨”。

我不知道我的点在哪,但这好像在说:

 

这个烧饼绝对不放屁 /

骑自行车去买菜肯定不会怀孕 /

这个点喝咖啡肯定不会掉粉 /

 

说老实话我也只是在跟着节奏走。很多时候觉得设计师干的事的一部分(的干活)就是琢磨着怎么解释自己,或者去尝试解释(理智化/方法化/结构化)那些客观上被认为是错误的/边缘化的/非理智的/幼稚的/不系统事物/观点/意识/认识/语境.

想象你的领导推门进来跟你说:“小李,给你一个300万预算的项目,主题是这个烧饼绝对不放屁。”


往回看

Category : Blog, 杂念
Date : August 13, 2013

要不是要往flickr上传照片,我也不会突然要去登陆yahoo账号;要不是突然要去登陆yahoo账号,我也不会发现密码早都忘了;要不是需要去找回密码,我也不会顺便去看一眼许久没上的yahoo邮箱;要不是顺便去看了一眼许久没上的邮箱,也不会知道再有5天yahoo中国邮箱就要彻底关闭了;要不是yahoo中国邮箱再有5天就关了,我也不会突发奇想的决定把里面所有的邮件都存下来。要不是我突发奇想的决定把里面所有的邮件都存下来,这些碎片般的记忆就永远消失了。(有些事情真是让你琢磨不透)

 

May 14, 2006 9:34 AM

xcyz xcyz

To: liqiyuan99

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是这样的爱猫
从这星期 周姐家的一只猫要就住到我这来了
2岁 雌的 周姐说很她害羞
周姐打算怀孕(2年内)
所以呢要提前准备 不能养猫

 

2006年一月份我从深圳第一次飞到了美国。那时候没有智能手机,没有移动网络,更不要说微博,微信,line或者imessage。Skype尚是刚刚起步,社交媒体还基本没有个雏形。(记得那会myspace还是facebook的最大对手,而校内网还没有出现)记得那会在美国一个人身处大山身处,每天最盼着的事就是回宿舍刷邮箱写博客。每天盼星星盼月亮的就是想看到这些东西。

 

Feb 11, 2006 7:53 AM

咸鱼

To: 渊哥

元宵节快乐

祝渊哥元宵节快乐~~~买不到元宵就画一个

 

我从yahoo的服务器上一口气拽下来1800多封邮件,一封一封的过。现在回忆起来似乎我在高中的某段时间因为担心邮箱空间问题删掉了所有的发出邮件。其结果就是让我几乎没法理解每封邮件里到底我们在讨论什么事情。

 

Feb 10, 2006 10:25 PM

咸鱼

To: 渊哥

干吗用的?现在我们的宿舍搬到902了~~~RUDY和屈原在903

 

找了几个觉得还算是能写在博客上的,(言外之意就是我这还有需要当事人同意才能拿出来分享的)大家没事看看。

 

February 24, 2006 12:24 AM

陈璐

To: 李启渊

哈哈

那鱼可以吃不???
听说有人生吃的。。
现在好累啊。。
生活劳累困苦。。

西西。。

我要努力去加拿大哟。。。
兄弟姐妹团聚哦。。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呢???
你要好好学习好好生活好好反思有没有对不起兄弟姐妹的事情。
还有,
那里有没有帅GG呢?
如果有。。
丫头可是很开心的呢!!:)

希望你一切都好。。。

 

February 26, 2006 10:15 PM

Rudyzhao 欽

To: 李启渊

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你要是属猪的就好了!

因为我就不用这样骂你了!

 

April 11, 2006 8:47 AM

xcyz xcyz

To: liqiyuan99

看到RUDY给你发的那个照片没有 subject是 小作品的那个
妈的! 真想杀人
他怎么不放现好看的
今天(11号)是葱头生日
这傻X喝酒 我还安慰了他两句 现在真想杀人!

 

April 13, 2006 5:07 PM

Rudyzhao 欽

To: 李启渊

今天帮你找秃子签字

 

December 20, 2005 7:04 PM

operation58571

To: liqiyuan99

fuck

wo 是咸鱼~

 

March 19, 2006 4:09 PM

Rudyzhao 欽

To: 李启渊

小子

到了美国也不打招呼~~~岳龙回来上学了!

 

March 29, 2006 4:09 PM

xcyz xcyz

To: liqiyuan99

对了,人家黑柴现在是看上伦敦了,别的地方可能先暂不考虑,Amilly是他一个小小的私心^_^!其他的我就不多说了,兄弟你一定能理解。嘿嘿
觉得他现在开始弄这个时间上太急迫了。他想暑假就闪人。

 

March 29, 2006 4:05 PM

xcyz xcyz

To: liqiyuan99

我给他转发了,那个Amilly一走,激发了他去加拿大的愿望。这两天他们在张罗这事。他会和你联系的。
陈露那事我听说了,很是惊讶,持保留态度。

 

February 5, 2006 9:05 PM

陈璐

To: liqiyuan99

就是说你应该乖乖的发邮件给我“

定时定点定量…

哈哈“`说笑“`
只是希望你不要忘记我“`还有告诉我你的生活啊..

人不可以那么偏心的啊…

呵呵“

记得回我哦“`最近外教课越来越无聊了..大家都开始厌学..

我们班的课都是外教三节加中方英语一节…上死人

 

April 16, 2006 4:32 PM

xcyz xcyz

To: liqiyuan99

就是今天的的事 我也觉得奇怪 就是睡不着
~昨晚黑柴又喝醉了
在厕所的洗手池那撒尿
把我和Rudy笑死了…都不知道他是真不清醒还是假不清醒

说到头 中国人不团结 才是我们每个人害怕的….

 

May 13, 2006 7:18 AM

Rudyzhao

To: 李启渊 and 17 more…

亲爱的朋友:

您好!

赵思欽我赚钱啦!5月13日,我用自己的能力赚得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爽!1000港币!工作是做了“消费秘书”的网络顾问!

礼!

 

September 16, 2006 11:54 PM

jiao wang

To: 李启渊

一说到胖子我就一肚子的火 他现在坐在我旁边 都快被他烦死了 大概你下次回来的时候就差不多应该到精神病院找我了
明天让沈拍一长给你看看

 

January 28 , 2006 6:23 PM

Rudyzhao

To: 李启渊

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新年快乐!


在SNS的大潮中打个盹

Category : Blog, 杂念
Date : June 2, 2013

前段时间看到在36氪上看到篇文章,大致意思是说第三代的博客平台是传统文字媒介的回归。也是时候了。twitter和微博,fb和人人这样的sns平台虽然席卷了互联网甚至传统媒体,其结果就是大帮的人都不知道怎么写长文章了。我当时天真的以为140个字的限定会让大家发展出超人般的总结能力,结果却是大家干脆说什么都只说一半。想象你在街上看到俩人如此吵架你会是什么想法:

“你……你,你生孩子没……!”

“没!”

“……没说完呢我……”

“啥?”

真可惜你在微博上没法把拳头伸出对方的屏幕然后狠狠来一拳。

总之我就是想说我还是决定开始继续写博客了。

大前天应邀去了Downtown附近一个高中参加10年级学生(国内高一)摄影课的final presentation。满满一屋子正装打扮的高中生挨个上台展示他们的期末摄影项目。邀请我的老师给我大致的介绍了一下这个项目的背景信息:作为这一个学期的摄影课的期末项目,学生们被要求选择一个在生命中经历了种种挫折但依然没有放弃的人作为采访对象。作业的内容是调研,采访和拍摄。最后出来的结果是伴随着一组照片的报告。暂且不说照片拍的如何,一个个的故事确实非常引人入胜。一个女孩的采访对象是一位中年拉美裔的阿姨。这个阿姨原本在南美的一个国家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丈夫,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很多年前她的丈夫被人谋杀,家中的生计和儿女的安危成了很大的问题。于是这个阿姨通过工作存下了2000美金,支付给了一个蛇头,把她自己和女儿偷渡到了美国。阿姨把她的儿子留在了南美,因为钱实在不够。来美国9个月后这位阿姨找到了一份保姆的工作,她很忠诚的为这个美国家庭做了10多年,只为终有一天可以把她的儿子也接到美国来。然而在他9岁的时候,阿姨在南美的儿子加入了南美洲最大的黑社会组织。而在阿姨还未来得及把他的儿子带到美国来之前,她的儿子就被抓进了监狱。这个10年级小女孩为这个阿姨拍的照片全部是阿姨的工作照。从头到尾,将近20多张照片,阿姨要么在刷浴缸,要么就在擦桌子,吸尘,或者修剪草坪。最后,这个10年级的小女孩告诉我们,这个阿姨说她现在只能继续拼命的工作,盼望着终究能有一天他们一家人可以在美国团聚。

最后一个上台做报告的是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没有带来任何的照片;手里攥着一张几乎没有内容的稿子;坚定的拒绝使用麦克风。在场的任何成年人都明白,这孩子估计什么都没有准备。果不其然,小孩吭坑巴巴的说了几句就说不下去了。在场将近40多号人盯着他看显然只是加剧了他的不安。小男孩捂着脸想要继续下去,但就是没法组织出一个完整的句子。这时候坐在我旁边的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站起来走到了男孩旁边。中年男人很温柔的把胳膊搭在小男孩肩膀上,告诉他不要紧张。中年男人对小男孩说:“想象我是你朋友,你就像和朋友交谈一样告诉我你的故事。我会一直站在你旁边帮助你的。” 这时候台下其他的10年级同学开始为小男孩鼓掌,加油。小男孩虽然还是紧张,但慢慢的还是开始讲述他的故事。每当小男孩卡住的时候,中年男人就会通过提问,或是补充,尝试鼓励小男孩继续去把故事讲完。大概10分钟后,小男孩成功的讲完了一个完整的故事。然而这个故事还没有结束。所有的报告完成之后我在和那个中年男人聊天。这时候那个小男孩默默的走到中年男人身后,很礼貌的等我们完成对话。“我只是想过来说声谢谢,非常感谢今天你能来帮助我。”小男孩对中年男人说。握手,拥抱,就像老朋友一样。

今天就讲两个故事。


@
Bitnami